黄领才

  昨日,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青岛附近海域,成功实现海上首飞。这是AG600飞机继2017年陆上首飞、2018年水上首飞之后实现的第三次首飞,为下一步飞机进行海上试飞科目训练及验证飞机相关性能奠定了基础。

  AG600的海上首飞也牵动着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师生的心,南航84级校友黄领才担任AG600总设计师,从立项、研制、总装下线到成功首飞,AG600仅用了数年时间,如今已成国之重器。成功首飞的背后,还凝聚着众多南航科研人员的汗水,很多像黄领才一样的南航师生、校友也参与了研制工作,为AG600飞机的研发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持。

  通讯员 柯龙婕旻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杨甜子

  聚焦海上首飞

  既是“能飞起来的船”,也是“能游泳的飞机”

  26日9:28,AG600飞机从山东日照山字河机场滑行起飞。经过约28分钟飞行,抵达青岛附近海域上空。AG600逐步降低高度,平稳入海。10:14入水,10:18海上起飞。

  在完成了回转、调整方向、加速、机头昂起等一系列动作后,AG600又如一条巨龙,再次迎浪腾空,直插云霄,圆满完成海上起飞。

  在完成既定试飞科目后,AG600飞机顺利降落在日照山字河机场,成功完成首次海上飞行试验任务,型号研制取得重大进展。

  作为我国“大飞机家族”之一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是为满足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的迫切需要,首次研制的大型特种用途民用飞机,是国家应急救援体系建设急需的重大航空装备。AG600与运-20、C919合称为中国大飞机“三剑客”,AG600的研制对我国民机产业的发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这是一艘能飞起来的船,也是一架能游泳的飞机。”中国航空工业通用飞机华南公司总工程师、AG600总设计师黄领才经常这样形象地向别人介绍他的“宝贝”。

  在AG600研制的数年间,黄领才每周工作7天是常态,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是常事,晚上都是10点后才回家,他几乎把自己扎根在了工厂。经过无数个“5+2”、“白加黑”,他们用实际行动兑现了承诺:从立项、研制、总装下线到成功首飞,AG600仅用了几年时间,如今已成国之重器。

  南航科研团队助力AG600首飞

  2017年12月24日,我国自主研制的全球最大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广东珠海首飞成功。AG600成功首飞的背后,还凝聚着南航科研人员的汗水。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轻型通用航空飞行器技术协同创新中心以中航通飞为总设计师单位,联合协同单位组成攻关小组,攻克了气动布局、复合材料结构布局设计、材料许用值等关键问题,并共同开展了飞机水动力载荷计算、机腹部断阶设计和起落架结构优化设计等,为AG600飞机的研发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持。

  南航航空学院张大林教授带领团队与中航通飞团队协作,在一年多时间里成功完成了AG600发动机滑油散热系统和发动机短舱通风冷却系统的设计、研制工作。此外,南航还有众多校友和科研人员参与了AG600的研制工作。

  南航与AG600责任主体的中航通飞有着密切合作,2016年9月11日,中航通飞与南航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联合打造通航人才培养基地,培养通用航空飞行、机务、运管、服务等中高层次人才,满足我国高速发展的通航产业人才需求。2017年,南航设立的中航通飞博士班开班,首期招收22名学员,均为公司科研骨干。

  未来,随着合作的深入,双方还将在合作模式、合作机构、合作平台方面加快创新,在通用航空人才和工程管理人才的培养、低成本复合材料的研发方面加大合作力度,实现产、学、研、用的有机结合,共同为中国通用航空产业的发展贡献力量。

  总师是这样炼成的

  报考大学时填报的专业全是飞机设计

  黄领才的航空梦想在少年时就已经种下。2019年,他曾接受扬子晚报“锐读周刊”采访,回忆了自己年少时走上飞机设计道路的故事:“我的家乡在黑龙江省宝清县,地处完达山北麓叫‘农林’的一个小山村,村子前面是一望无尽的原始森林。在我8岁那年的夏天,森林里燃起了一场大火,风挟着火直奔山村而来,幸亏大火随着风向变化改变了线路,我们村这才得以幸免。”当时,用于侦查巡防的飞机吸引了黄领才好奇的目光,萌生了长大以后造飞机的愿望,“后来我在报考大学时,选择了4个航空院校,填报的专业全是飞机设计。”

  1984年,黄领才考入南京航空学院(南航前身)飞机系直升机专业。虽毕业已近30年,但黄领才在南航期间的辅导员、航空学院夏品奇教授对他在校期间的表现仍是赞不绝口。

  在整个大学期间,黄领才每个周末都去爬紫金山,风雨无阻,除放假回家,几乎从未中断过,他不光是为了锻炼身体,更是为了培养自己持之以恒的精神和毅力。在夏品奇看来,腾龙点击开户:黄领才能够不断取得事业上的进步,除了扎实的专业基础,与其在大学期间练就的强健的体魄和惊人的毅力密不可分,“他做事充满了激情,遇到困难总是会以积极的态度去克服它,我经常用他的故事来教育我后来的学生们。”

  带领年轻团队实现从无到有的突破

  大学毕业后,黄领才历经过多个飞机型号设计技术研究工作,积累了大量的飞机系统设计技术和经验,在飞机结构设计、复合材料应用方面成为了国内知名专家。2009年6月,“鲲龙”AG600立项,位于湖北荆门的航空工业特种飞行器研究所作为AG600飞机的总设计师单位。时任哈飞集团副总工程师的黄领才被委以大任,调任副所长/常务副总设计师。

  “鲲龙”AG600的设计要求挑战难度极大,对于国内的飞机设计师来说是“零的突破”。作为中国大飞机“三剑客”之一,“鲲龙”AG600有着相当惊人的头衔:它是中国自行设计研制的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是世界在研最大的水陆两用飞机。

  这架能够“上天入海”的飞机到底长什么样子?该如何设计?黄领才和他的团队要挑战的是从无到有的突破。“对中国航空工业而言,研制这么大体量的特种飞机,当属首次;放眼世界,类似型号的飞行器也不多见。”设计过程中最让黄领才担心的还有团队的组成。设计“鲲龙”AG600至少需要800人到1000人的研制团队,但当时设计师团队不到200人,有经验的设计人员仅有40多名,其中不少人面临退休。通过借调、返聘、招聘,组建起一支数百人的团队来,平均年龄当时不到28岁。

  年轻的团队靠着“特别能吃苦”的意志力,创下了多个奇迹:AG600研制走过的每一步都成了大型特种飞机的尝试与突破。

  为了研发“鲲龙”AG600,数次举家搬迁

  高效率快节奏的研发工作一分钟都不能停下,为确保研发顺利进行,黄领才的口袋里常年揣着速效救心丸,昼夜工作感到难受时就含上几粒。

  为全身心投入“鲲龙”AG600的研发,黄领才曾经异地搬过两次家。2009年“鲲龙”AG600立项时,已经在哈尔滨扎根21年的黄领才举家搬迁来到了湖北荆门。一年后,设计团队转移到珠海,黄领才全家又扶老携幼,一起来到珠海,在珠海又搬了三次家才安定下来。能够为了“鲲龙”AG600做出如此大的牺牲,黄领才得到了家人的极大支持。

  在团队里,黄领才有一个出了名的“715”工作制,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超15个小时,有时候连续一周每天都要工作20个小时,每天睡三四个小时,办公室、飞机总装车间、出差,几乎成了黄领才生活的全部。为工作方便,他独自在单位附近租房住,一次周日晚上回家,儿子调侃他:“爸爸出差来了。”

  这种少有休息的工作状态,黄领才有着自己的理解,“我们要用别人喝咖啡、睡觉的时间来工作,因为我们和国外的差距还很大,要用几代人的努力拼搏实现超越。”为更深入了解飞机人机功效设计和飞行员操作要求,他甚至还去学习飞机驾驶。